猜猜看丨林黛玉究竟有多美?
2016-12-09 09:27:41
  • 0
  • 0
  • 2
  • 0

      猜猜看丨林黛玉究竟有多美?

           文丨姜卫华

  林黛玉,《红楼梦》里的女主角,金陵十二钗之首。林黛玉出场是从离别开始的,那时,她还小,人们都习惯叫她“林妹妹”。

  言归正传,曹雪芹笔下的林黛玉究竟有多美?

  

  林黛玉到底美不美?曹雪芹给出的答案:你先猜吧!曹雪芹并没有直接着墨描写林黛玉的外在美,而是巧借他人的赞美之语,表现林黛玉的外在美的确与众不同。在《红楼梦》第三回【托内兄如海荐西宾接外孙贾母惜孤女】「众人见黛玉年纪虽小,其举止言谈不俗,身体面貌虽弱不胜衣,却有一段风流态度。」从她入贾府的表现来看,黛玉行动得体、应答颇有分寸,和古典小说中常见的淑女们并没有什么区别。

  作者笔锋一转,凤姐却给林黛玉的外在美下了结论:标致人儿。「这熙凤携着黛玉的手,上下细细打量一回,便仍送至贾母身边坐下,因笑道:“天下真有这样标致人儿!我今日才算看见了!」林黛玉初进贾府,作者没有直接描写她的外在美,而是巧借凤姐的嘴衬托出黛玉的美。心直口快的凤姐一见黛玉即惊叹:“天下竟有这样标致的人儿,我今日才算见了!”这话虽未直接写出黛玉的美丽,却在读者心中留下了一个“美丽”的形象。

  

  接着作者描写林黛玉采用全景扫描,「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似娇花照水,行动如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描写林黛玉“病如西子胜三分”,即用了西施捧心(指美女病态更加娇美)的典故。借用鲁迅的话:“你们看,林妹妹整天愁眉苦脸,哭哭啼啼,小肚鸡肠,我可受不了啊……林黛玉虽然美,但那是一种病态美。”到了这里,读者可以揣摩作者的匠心,林黛玉“病如西子胜三分”,绝不是空穴来风!

  作者又借贾宝玉与林黛玉聊天之语,进一步佐证林黛玉之美。「宝玉又道:“妹妹尊名?”黛玉便说了名,宝玉又道:“表字?”黛玉道:“无字。”宝玉笑道:“我送妹妹一字:莫若‘颦颦’二字极妙。”探春便道:“何处出典?”宝玉道:“《古今人物通考》上说:‘西方有石名黛,可代画眉之墨。’况这妹妹眉尖若蹙,取这个字岂不美?”」宝玉形容黛玉容貌“眉尖若蹙”,为她取字“颦颦”,尽得西施颦眉之风流。

  俗话说,情人眼里出西施。作者巧借贾宝玉的眼睛,道出林黛玉的外在美:神仙妹妹。「贾母急的搂了宝玉道“孽障!你生气要打骂人容易,何苦摔那命根子!”宝玉满面泪痕哭道:“家里姐姐妹妹都没有,单我有,我说没趣儿;如今来了这个神仙似的妹妹也没有,可知这不是个好东西。”」宝玉竟称她为“神仙似的妹妹”。好一个“神仙似的妹妹”!借宝玉之口,把一个活生生的“绝美”黛玉跃然纸上。这便是林黛玉的“外在美”。

  《红楼梦》第二十五回,宝玉和凤姐中邪祟,当贾府众人乱成一锅粥时,薛蟠却冷不丁被林黛玉的仪容所勾摄:“忽一眼瞥见了林黛玉风流婉转,已酥倒在那里。”能把一个男人迷倒,也只有林黛玉了。由此可见,林黛玉是多么美丽可爱了。

  在《红楼梦》中,曹雪芹并没有直接描绘黛玉的美,而是巧借凤姐的嘴及宝玉的眼来突出林黛玉的绝世美丽。作者对黛玉的外在美描写并没有花太多笔墨,比起书中其她女性的人物外形描写来说,林黛玉的外形有一种如梦似幻的感觉。然而,就是那着墨不多的描写却给读者留下了遐想的空间。

  在《红楼梦》第二十七回【滴翠亭杨妃戏彩蝶埋香冢飞燕泣残红】以杨妃比配宝钗,以飞燕比配林黛玉,这是用了“环肥燕瘦”的典故,赞美宝钗丰满圆润之美犹如杨妃,黛玉轻盈袅娜之美犹如飞燕。汉伶玄《赵飞燕外传》:“长而纤绠轻细,举止翩然。”小说描写林黛玉“行动似弱柳扶风”,一颦一笑、举手投足之间,无不透出如同飞燕起舞般的自然美。

  黛玉从姑苏回来,满身缟素,曹雪芹借宝玉之口来品说:“妹妹出落得越发超逸了。”用超逸两字,形容黛玉的灵性之美,曹雪芹诗美化的写作手法,可谓画龙点睛!

  林黛玉最后嘱托紫鹃:“我在这里并没有亲人,我的身子是干净的,你好歹叫他们送我回去。”验证了《红楼梦》第三十回,林黛玉说过的话:“我死了。”“我回家去。”作者一方面让黛玉“美丽”至极,另一方面又让她“凄凉”至死!从而使林黛玉凄美的悲惨结局,让读者为她感到惋惜而又无法释怀。

  吕启祥先生曾经评价道:“林黛玉不仅是《红楼梦》的第一女主人公,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看做整个中国文学史的第一女主人公。她是凝聚着本民族文化的华粹精英……如果说,他把天地间灵秀之气所钟的女儿喻之为花,那么,林黛玉就是花的精魂;如果说,他把生活心灵化而流泻为诗,创造了充满诗意的真正的艺术,那么他所创造的林黛玉形象最富于诗人气质,是诗的化身。” ■(姜卫华邮箱:jwh1166@163.com)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