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人眼中的中国蔬菜
2016-11-27 19:21:52
  • 0
  • 0
  • 5
  • 0

外国人眼中的中国蔬菜

[美]富兰克林•H•金 著 程存旺 石嫣 译 《 书摘 》( 2015年07月01日)

  3月20日收到家里第一次来信时,土佐丸号再次带我们来到上海。

  这座城市的街道上最常见的就是贩卖热食和其他小吃的流动商贩。炉子、燃料、食材和电器可能通通被他们用一根竹枝挑在肩上,走起来摇摇晃晃的。

  中国人日常饮食中蔬菜所占的比重让我们深感吃惊。

  我们看见成队的独轮车车夫从运河旁边推起独轮车穿过街道,车上的油菜成捆堆放着,一捆大约一英尺,直径约5英寸。这些叶质肥厚的油菜是用船从乡村运送来的。我们计算过,大约有50个独轮车车夫一个接一个地穿过街道,每车都装有300~500磅的油菜。他们跑得很快,如同一列即将进站的火车,跟上他们是件很吃力的事情。而且在运送货物期间,没有一位车夫会中途停下或者放缓脚步。

  这边的田里大面积种植着油菜,吃的时候和洋白菜一样,先将茎的末梢切掉,之后再将油菜煮熟或者蒸熟。油菜和其他许多种蔬菜一样,也会在经过腌制之后出售,作为吃米饭时的调味菜。因此,它们在烹饪时就不用再放盐及其他调料了。

  另一种被广泛种植的作物是苜蓿,它既可作为人类食物又可为土壤提供氮。苜蓿是黄芪属植物,在成熟期前,茎末梢就会被轻轻聚拢在一起,切断后将它们煮熟或者蒸熟就能食用了。它也被外国人称为中国的四叶草。苜蓿的茎也可能被煮熟晒干,然后在不当季时拿出来食用。若出售的苜蓿很嫩,它们就能卖到一个好价钱,平均每磅能多卖20~28美分。

  大清早的时候,集市上就挤满了买菜的人。那种拥挤的状况再加上种类繁多的蔬菜使得这些集市就如伦敦的比林斯盖特鱼市场一样令人印象深刻。

  这儿所有的东西都是论斤出售,因此,保证买卖时不缺斤短两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每个买菜的人都会自带一把秤,这样就有效解决了缺斤短两的问题。这些秤都是旧式的模样,但是用的却是更细的木杆或竹竿。杆子上有刻度,并且挂着一个能滑动的砝码,而砝码则是用绳子挂在秤竿上。

  竹笋在中国、朝鲜和日本都很常见。有竹笋生长的地方则预示着曾有竹子生长。这些竹子在被砍伐的时候直径应该有3~5英寸,长度大约为1英尺。他们通过水路将大量的竹子运往没有竹子的省份或者是竹子尚未长成的地方。竹子本身的轮廓、竹叶以及枝繁叶茂时的竹子都无疑是道靓丽的风景线,当竹子与树木种植在一起时就更显出其特有之美了。竹子通常是被小簇种植在住宅区周围还未开发的土地上。  竹子就和芦笋芽一样,是在6月至8月生长,竹子能长到超过30英尺高,有些甚至能超过60英尺。竹子从地下开始发芽,地底的竹茎或竹根贮存了许多营养物质,这些营养物质促使竹芽迅速地成长,早期一天之内就能生长12英寸。竹子一季就能长成,但要真正成熟或要变得足够坚硬则还需要3~4年。

  在中国和日本,莲藕是另一种广泛食用的食材,并构成了其特殊的饮食文化。莲花一直都生长在池塘中,因而人们并不会将池塘中的水排干以种植水稻或其他作物。

  中国和日本的集市上经常能看见豆芽、各种豆子以及洋葱等有芽蔬菜作为食物在出售,晚冬以及早春时节则相对要少。这些食物有着不同的味道,都能促进消化,并且毫无疑问都富含营养。

  姜是另一种被广泛种植的作物,集市上经常摆放着姜。

  中国的大街上最常叫卖的是荸荠,这是一种形状类似洋葱,但是个头较小的球茎状作物。男人们会剥去它们的坚壳,再用毛衣针长度的细木棒劈开它们的外壳,之后再挑着它们沿街叫卖。集市上还有菱角卖,菱角生长在运河之中,形状如尖角一般,也因此有“水牛角”之称。还有另一种名叫茭白的植物,它生长在江苏省潮湿的土地上。这种植物有许多肉质多汁的叶子,剥去外面的较为粗糙的表皮,里面的部分可以食用,外形就类似去了外苞叶的绿色玉米,能吃的部分十分清脆,煮好之后就是一道美味可口的菜。

  在市场上出售的肉类产品虽然很少,但这并不能表明他们饮食中荤菜与素菜的比例。然而,可以肯定的是,相对于西方国家来说,他们是更严格的素食主义者,他们的饮食结构更好地继承和保持了中国、朝鲜及日本的农业。

  人们食用蔬菜所得到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蔬菜容易被消化,比肉类更容易排泄,蔬菜中含有丰富的氮,可以避免进食较少肉类带来的蛋白质摄入不足问题。种植蔬菜时,蔬菜自身的残留枝叶可以使土壤更肥沃,而动物每100磅就会有60磅的废弃物。用蔬菜作食物创造了大量的价值,因为蔬菜的成熟期短,这就能余出时间种植谷物。而且,蔬菜的生长期是晚秋到初春,天气寒冷,光照不足,而谷物一般不易成熟。(摘自《四千年农夫》,东方出版社出版)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