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中身在佛门心系红尘的畸人
2016-07-04 08:50:11
  • 0
  • 0
  • 4
  • 0

     红楼中身在佛门心系红尘的畸人

               文丨姜卫华

  妙玉在曹雪芹的笔下,有神龙见首不见尾之妙,前八十回中仅仅在品茶、联诗两处正式露了面,但却令人过目难忘。

  在一群青春活泼的少女中,忽然来了位尼姑,好像金鸡独立,修行之人不入荒山古刹,却被带到繁华富贵之都,修行之地搁在大观园中的确扎眼得很。


  妙玉本是苏州人,因自幼多病才出家当了尼姑。与众不同的是带发修行。遁入空门是不得已而为之。这个模样儿极好、文墨也极通的少女,不愿冷清清地躲在庙里过着枯寂乏味的生活,而是固执地坚守着一种优雅脱俗的生活方式。在妙玉清冷孤傲的外表下,总让人感觉到她内心深处有着炽热的情感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红楼梦》第四十一回栊翠庵茶品梅花雪是妙玉正传,在这一回中妙玉展示了她高雅的生活品位,虽涉及她的内容仅1500字,但她那孤傲怪诞、极端洁癖的性格令人过目难忘。她藏有其价难估的文物磁,用梅花上收的雪烹茶,可见其家虽败而财富犹存,其人虽飘零而尊贵气度不减。瞧,妙玉喝碗茶也要那么讲究,让人感到有点不可思议:都沦落到寄人篱下了,还附什么风雅!

  曹雪芹说妙玉气质美如兰,兰生幽谷,不为无人而不芳,即使遁入了空门,妙玉却不愿窒息生命意志变成槁木死灰,而是将文人雅士的那一套带到了佛门净土。大观园中,惟独黛玉和妙玉这一双玉人将孤独变潇洒,她们从习惯孤独走向了品味孤独、把玩孤独。妙玉所居之栊翠庵冬有红梅盛开,试设想一番,月色融融之下,是否会有玉人和月摘梅花的绝美意境呢?

  妙玉外冷内热的特质在凹晶馆联诗悲寂寞一回中特别凸显,黛玉湘云两人月夜联诗,联到“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诗魂”时,早已在山石后听了很久的妙玉转出来,笑道:“好诗,好诗,果然太悲凉了。”

  原来妙玉这一晚也出来玩赏这清池皓月,听到了她们的联诗。她认为这一首中,有几句虽好,只是过于颓败凄楚。此亦关人之气数而有,所以我出来止住。从妙玉评黛湘二人的诗是太悲凉、过于颓败凄楚,并以自己的续诗把它翻转过来的情形来看,妙玉的才情以及她对生命的热爱都是不容置疑的。她连续了十三韵,并评论说:“若只管丢了真情真事且去搜奇捡怪,一则失了咱们的闺阁面目,二则也与题目无涉了。”

  一句闺阁面目,可见她还是把自己当成闺阁中人来看待。妙玉在苏州修行时的居所叫蟠香寺,与栊翠庵对看,一个含着香,一个带着色,看来妙玉内心的炽热是那一袭袈裟也遮掩不了的,她身在佛门,心系红尘,实是佛门中云空未必空的一个情尼。


  妙玉曾以槛内人、畸人自称,据她的好友邢岫烟所说,她常说:“古人中自汉晋五代唐宋以来皆无好诗,只有两句好,说道:‘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所以,她自称“槛外之人”。又常赞文是庄子的好,故称为“畸人”。

  曹雪芹先生对玉情有独钟,《红楼梦》中但凡名字中有一玉字者,如黛玉、宝玉甚至蒋玉函,无不是特立独行者,妙玉也不例外。曹公说她本是一块无暇美玉,却不幸堕入泥淖之中。

  妙玉身上有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气质,她虽是个弱女子,却并没有被暴戾的生活所软化,她固执地保存着身上的棱角,哪怕为世所弃。这样一个女子兴许并不可爱,因为她棱角太多,容易刺伤人,但她展现了完整的自我。

  因此,曹雪芹给妙玉下的判词是世难容。其实,心比天高、身为下贱这句判词放在妙玉身上倒挺合适的,除了出身高贵外,她在贾府中的处境与晴雯没有多大区别。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