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眼中的孙猴子扮演了哪些角色?
2016-01-02 23:01:50
  • 0
  • 1
  • 3
  • 0

         毛泽东眼中的孙猴子扮演了哪些角色?

                           文/姜卫华

  相传在遥远的古代,东方傲来国有一座花果山,山上有一块仙石吸收日月精华,内育仙胞,一日迸裂,美猴王就横空出世。为了生存,不辞劳苦去拜师学艺,艺名叫孙悟空。

  1955年10月下旬,毛泽东第一次提到花果山。毛泽东南巡,专列途经镇江西站时,他在专列上接见陈西光和高俊杰,听取关于农业合作化等工作汇报时,问道:“你们知道《西游记》里的花果山在哪里吗?”两人不敢贸然回答。毛泽东风趣地说:“就在你们江苏嘛,新海连市(现连云港市)。你们年轻人应该去转转,说不定碰上孙悟空呢?”

  毛泽东对《西游记》里的孙悟空这一形象颇为喜欢,但在评价和利用孙悟空这一形象说明问题时,十分精辟独到。那么,毛泽东眼中的孙猴子究竟扮演了哪些角色?

  1938年5月,毛泽东在谈到同日本帝国主义的包围和反包围斗争时说:“但是我之包围好似如来佛的手掌,它将化成一座横亘宇宙的五行山,把这几个新式孙悟空法西斯侵略主义者,最后压倒在山底下,永世也不得翻身。”这儿的孙悟空,变成了法西斯、帝国主义者。

  1942年,毛泽东在讲解精兵简政政策时,谈到何以对付敌人的庞大机构呢?就用了孙悟空对付铁扇公主的办法:铁扇公主虽然是一个厉害的妖精,孙行者却化为一个小虫钻进铁扇公主的心脏里去把她战败了。这里的孙悟空显然比喻八路军、革命者。

  1949年3月,在中共七届二中全会上,毛泽东在谈到既然允许同国民党谈判,就要准备应付随之而来的许多麻烦事时,则提醒说:“要准备一副清醒的头脑去对付对方采用孙悟空钻进铁扇公主肚子里兴妖作怪的政策。”这里的孙悟空又成了国民党反动派、阶级敌人的化身。

  1953年9月16日至18日,在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27次会议期间的讲话中,毛泽东说:“冒充的事,实际上是有的,如今就碰到了。那些人有狐狸尾巴,大家会看得出来的。孙猴子七十二变,有一个困难,就是尾巴不好变。他变成一座庙,把尾巴变作旗杆,结果被杨二郎看出来了。从什么地方看出来的呢?就是从那个尾巴上看出来的。实际上有这样一类人,不管他怎样伪装,他的尾巴是藏不住的。”这里的孙悟空,又成了那种立场不坚定的虚伪人物。

  1957年2月8日,在宣传双百方针,提倡帮助共产党整风的背景下,毛泽东同文艺界谈到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是什么都不怕的时候,说:“孙悟空这个人自然有满厉害的个人英雄主义,自我评价是齐天大圣,而且傲来国的群众猴子们都拥护他。玉皇大帝不公平,只封孙悟空做弼马温,所以他就大闹天宫,反官僚主义。”在这里,毛泽东将孙悟空这个形象比喻成参加整风的反官僚主义人士。

  1957年4月5日,毛泽东在谈到党的领导要允许有不同意见,要开明,不要压制时,说:“孙悟空到龙王处借一件兵器,兵器那么多,借一件有什么不可以,到后来又不给不行,压也压不服。总之生怕出妖怪,不要怕世界上出妖怪。”这里说的孙悟空的形象,一定程度上比喻给领导提意见者。

  60年代,随着国际国内客观情况的变化,毛泽东对孙悟空的“强者为尊该让我,英雄只此敢争先”,“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的形象和风采更是称赞不已,激情“欢呼”。1961年11月17日,毛泽东在《七律和郭沫若同志》诗中,写了“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的诗句,又满怀激情地欢呼孙大圣。在这里,孙悟空又成了反对修正主义的英雄形象。

  1961年10月18日,郭沫若在北京民族文化宫第一次观看浙江省绍兴剧团演出的《孙悟空三打白骨精》,于10月25日写了《七律•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人妖颠倒是非淆,对敌慈悲对友刁。咒念金箍闻万遍,精逃白骨累三遭。千刀当剐唐僧肉,一拔何亏大圣毛。教育及时堪赞赏,猪犹智慧胜愚曹。郭沫若与毛泽东有着特殊的文字交情,便将此诗呈献给了毛泽东。

  这时,毛泽东也观看了《孙悟空三打白骨精》一剧,看到郭沫若的七律后,他也诗兴大发,于1961年11月17日挥毫写下《七律•和郭沫若同志》:一从大地起风雷,便有精生白骨堆。僧是愚氓犹可训,妖为鬼域必成灾。金猴奋起千钓棒,王宇澄清万里埃。今日欢呼孙大圣,只缘妖雾又重来。

  读了毛泽东的和诗后,郭沫若当天即用毛诗的原韵,又和了一首十律:赖有睛空霹雳雷,不教白骨聚成堆。九天四海澄迷雾,八十一番弭大灾。僧受折磨知悔恨,猪期振奋报涓埃。金睛火眼无容赦,哪怕妖精亿度来。

  1964年1月,在同安娜•露易斯•斯特朗的谈话中,毛泽东又借孙悟空这个人物故事,对自己当时的心境和思考作了进一步的表露。他说:“从那时起,我们就像孙悟空大闹天宫一样。我们丢掉了天条!记住,永远不要把天条看得太重了,我们必须走自己的革命道路。”

  毛泽东善于运用《西游记》里的故事喻事譬理。在长期的革命生涯中,毛泽东对《西游记》这部书作了不少精辟的评述。从孙悟空身上,引申出多种含义,这正是他对古典小说形象古为今用的生动体现。

  如今,花果山镌刻着毛泽东之语“孙猴子的老家在新海连市云台山”,其书法集毛泽东手迹而成,被人们称为“毛公碑”。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